再见了,平安(这是迟到了4个月的告别)。你好,支付宝。

来支付宝的目的很明确,我是来学习的,是想看看支付业界的标杆:是怎么做交易、支付、账务和会计的。即使是在支付宝上市未果,被政府强监管的这个节点,也毅然决然的加入了它(这里我很感谢很多劝导我「不要去支付宝」的同事和前辈们,也感谢尊重我的选择的前领导)。这个决定里包含了我从学生时代而来的情怀所在,但更多地是想看看更大的世界,看看支付宝是如何建立起这样一个偌大的支付体系。

而今,我来到支付宝已有4个月时日,熬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,圆满完成了试用期答辩。不得不承认,这期间我十分的不适应、痛苦、挣扎甚至后悔。我特别不明白的一点是,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恶意相对,为什么大家都这样自恃清高,高傲、不屑、投诉、威胁、内卷填满了整个职场。(现在甚至有点恐惧钉钉的DING通知声)难道本该如此吗?或许本该如此。

在能望见东方明珠的支付宝大楼上,看见陆家嘴的繁荣,却来不及逛一遍。热闹是他们的,和我并不相干。来到这里之后,似乎没有快乐过,而导致我常常回想起在平安的人和时光:耐心解答我一次次疑问的学姐、一起讨论方案和重构系统、在809连夜排查生产故障、在黄浦江边懒散的漫步、在荣新馆不敢吃的刺身、在呼和浩特冻得发抖的团建、在安吉第一次去了按摩店、到最后一起刷LeetCode面试和离职。尼采在《不合时宜的深思》第二篇中提到了这样的奇怪处境:「因为人有能力想象他所害怕的未来,也有能力回溯他所后悔的过去,因此人无法沉浸到现在中去,也就根本无法获得幸福。如果从知识的角度(记忆是学习的条件),人的记忆使其成为比动物高级的生物,那么从生命和幸福的角度来说,人却比动物低级。」这似乎是一种不成熟的、不适应职场的学生思维,但也不想去同流「合污」,只能最大限度的保持友好沟通,不想自己也变成曾经自己讨厌的人。

上面是我看到的不好的一面,我都忍了,不能忘记初心:学习。支付宝内部还是很开放的,有很多公开的文档(文档虽多但杂,文档的时效性也需要自己甄别):可以学习到各个领域和系统的知识(当然是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前提下),如果看文档还不清楚,可以直接去找对应的系统owner问个清楚,再不济直接拉下系统的代码自己去研读吧(毕竟 Talk is cheap, show me the code)。对于喜欢自学的我,这种开放的学习环境,太合胃口了;另一个点是,放开自己的格局,不必拘泥于自己只是个写代码的「码农」,其实还有很多事可以做:聆听用户的需求、规划产品、设计原型,并最终用代码去实现用户满意的产品。

所以总体来说,利大于弊,我还是选择留下来。作为工作经历的一部分,不管是平安还是支付宝,最终于我,都是达成目标的跳板,做好每一个阶段的实事即可。不必纠结于职场或哲学,只是「不合时宜的深思」罢了。